首页 > 财经要闻 > 正文

用药后瘫痪了年销售超30亿元的这款药物致患者瘫痪疑云

2021-07-14 12:32:09 来源:新浪财经综合
用药后瘫痪了年销售超30亿元的这款药物致患者瘫痪疑云

  来源:健康时报

  在山东省临沂市兰陵县中医医院残疾人康复中心,一间五六平米的病房里,放着两张小床,全身瘫痪的邱连侠和丈夫两人一年没有离开过这里。

  一年前,55岁的邱连侠因耳鸣在治疗期间使用了神经节苷脂,随后被确诊为吉兰-巴雷综合征,一种可导致全身瘫痪、呼吸困难乃至危及生命的疾病。

  神经节苷脂,临床上用于治疗血管性或外伤性中枢神经系统损伤、脊髓损伤、小儿脑瘫、脑萎缩脑梗死、脑出血、颅脑损伤、周围神经病变等疾病。公开数据显示,神经节苷脂的年销售额一度突破60亿元。

  不过在一些“病友维权群”中,不少人在使用神经节苷脂药物后,都出现全身瘫痪症状且最终被确诊为吉兰-巴雷综合征。他们共同的疑惑是:为什么使用神经节苷脂药物后,出现全身瘫痪?

  一次耳鸣治疗后,母亲瘫痪了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给母亲用了神经节苷脂这个药,”说到这里,邱连侠的儿子孙震有些哽咽。

  2020年5月,邱连侠因为耳鸣,来到山东省临沂市兰陵县大仲村镇大仲村中心卫生院治疗。据邱连侠回忆,“医生给推荐了一款药物,说是营养神经效果好,但需要自费”。

  孙震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治好母亲的病。想着医生开的药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于是就同意了。不过让孙震意想不到的是,用了这个药后,原本只是耳鸣的母亲,竟站不起来了。

  医生所说的药物名叫“单唾液酸四己糖神经节苷脂钠”,住院期间,邱连侠每天注射2~4针。根据孙震提供的大仲村中心卫生院的收费清单显示,4支单唾液酸四己糖神经节苷脂钠收费230元,平均一支57.5元。

  出院第二天,邱连侠的左腿开始感觉不舒服、没劲;第三天,站不起来;到第四天,邱连侠不仅无法正常行走,两个胳膊也抬不起来了。

  此时的孙震根本没有想过是用药的问题,于是带着母亲做了各种检查,就是找不出病因。直到转院到临沂市人民医院,被确诊为“吉兰-巴雷综合征”。看到医生拿着确诊结果眉头紧锁,孙震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母亲可能真的再也站不起来了。

  “当时医生问我,你母亲是否曾使用过一种名为‘神经节苷脂’的药物,我们翻查住院费用单才发现,中心卫生院给母亲注射的正是这种药,药盒上写着北京四环制药有限公司。”孙震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据《临床药物治疗杂志》2020年9月刊发的“神经节苷脂致吉兰巴雷综合征的文献分析”一文指出,吉兰-巴雷综合征是一类由免疫介导的急性炎性周围神经病,主要损害神经根和外周神经。

  “吉兰-巴雷综合征是一种可导致全身瘫痪、呼吸困难乃至危及生命的疾病。神经节苷脂有可能诱发人体的免疫系统去攻击其自身神经外包裹的一层叫做髓鞘的绝缘层,进而引发吉兰-巴雷综合征,临床上表现出四肢麻木、瘫痪无力等症状,严重的还会出现呼吸困难,甚至因呼吸衰竭而死亡。”一名三甲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北京药学会主办的学术期刊《临床药物治疗杂志》文章指出,吉兰巴雷综合征虽然是神经节苷脂罕见的不良反应,但由于其发病急促,一旦发病则病情严重,多数患者预后不佳。

  “通常吉兰-巴雷综合征的发病率约为1.6/10万,但是使用外源性神经节苷脂的患者发生吉兰-巴雷综合征的几率增加了200倍。”2020年发表在《国际神经病学神经外科学杂志》的“外源性神经节苷脂相关性吉兰—巴雷综合征的发病机制及诊治研究进展”一文指出。

  兰陵县内医院已停用此药

  邱连侠只能住在兰陵县残疾人康复中心,一住就是一年。2021年6月9日,当健康时报记者来到这里时,邱连侠正靠在病床上,吃饭亦无法自理。看到平时勤快爱干净的母亲,如今连大小便都只能在床上解决,孙震的心就像针扎一样疼。

  为了给邱连侠治病,一家三口已经一年没有回大仲村老家,家里院子已杂草丛生,治疗和康复也耗尽了这家人全部的积蓄。

  “当时抢救一天就花了1万多,后续的治疗费用每个月大概2万~3万,这一年治病已经花了50多万了。”孙震说。

  6月9日,健康时报记者与孙震一同来到大仲村中心卫生院。山东省临沂市大仲村中心卫生院院长张树军表示:关于赔偿,可以走司法程序,医院不予回应。

  该院长还告诉记者,自2015年成立神经内科后,神经节苷脂药物就一直在使用,药物是通过山东医药采购网统一采购的。直至2020年5月出现孙震母亲的事情后才全面停用。

  “这个药(神经节苷脂)是营养神经的,神经内科、神经外科都一直用这个药,药效还是确定的。所有的药物都有不良反应,谁也不敢确定就是这个药物引起的吉兰巴雷综合征,因为这种病潜伏期很长。”大仲村中心卫生院邱连侠的主治大夫孙宗雷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邱连侠确诊吉兰巴雷综合征后,孙震曾两次去大仲村中心卫生院进行交涉。“法律诉讼我也考虑一年多了,但起诉费、鉴定费等肯定不止10万元,我们现在看病都没有钱了。”孙震说。

  6月9日,兰陵县卫健委相关负责人向健康时报记者透露,目前,兰陵县中医院和大仲村中心卫生院等医疗机构均已停用神经节苷脂相关药物,所有药物均已退回厂家。

  针对此案例,一位业内专家认为,(使用的)神经节苷脂和吉兰-巴雷综合征之间是否有明确的因果关系,还需要医疗鉴定。

  三甲医院现在已很少使用

  米内网数据显示,神经节苷脂2018年市场规模为56.23亿元,虽然2019年该药的市场规模有所下降,但仍然高达37.87亿元。而2015和2016两年,该药的全年销售额更是突破了60亿元。

  不过伴随巨大的市场销售规模,却不断报告有患者使用该药物之后出现了吉兰-巴雷综合征。

  孙震告诉记者,他所在的“病友维权群”中,2020年以后又新加入20多名新的病友,如今这个群里已有100多人。李云雷(化名)就是其中之一。

  2016年6月,李云雷因突发脑出血入院,在院期间多次注射众多厂家生产的神经节苷脂类的药品,6月20日家属接到了李云雷的病危通知书,那时人已经瘫痪了,之后还继续使用神经节苷脂长达一个多月。

  “我当时住院105天,前面四十几天共使用了247支神经节苷脂,7月13日确诊吉兰-巴雷综合征之后还在用,最终是因为欠费才停药的。”在李云雷看来,“还好停药了,才捡回了一条命。”

  健康时报记者在这100多人的“病友维权群”中不完全统计,这个群里的患者有的是因颅脑损伤入院抢救,有的因脑溢血住院治疗,有的最初只是腰椎间盘突出。发生不幸后,这其中一部分人正在与医院交涉,一部分人正在走法律诉讼。他们共同的疑惑是:为什么使用了神经节苷脂的药物之后,都出现了全身瘫痪,随后都被确诊为吉兰-巴雷综合征。

  记者以关键词“神经节苷脂”和“吉兰-巴雷综合征”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搜索,2016年至今,共检索到40篇文书,均涉及患者使用神经节苷脂药物后罹患吉兰-巴雷综合征,其中仅2020年一年就有20篇文书。从法院的判决来看,基本认为患者罹患吉兰-巴雷综合征与医院的医疗行为相关,并判处院方承担部分经济赔偿。

  “这个药多年来诉讼频发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方面部分医生可能存在超适应症使用的情况,没有严格按照药物说明书来使用,或者他们对这个药的潜在风险缺乏了解,医生就可以开处方。还有一种可能是,即使医生知道潜在风险,并在用药前告知患者及家属,但病人可能会以为医生只是例行公事,并未当回事。”一位神经内科主任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一位医生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十年前,神经节苷脂是使用较多的一种药品,普遍应用于修复神经类疾病的治疗。

  一位在某三甲医院神经内科工作十余年的临床医生也表示,“大约十年前,神经节苷脂在临床应用十分广泛,即便患者不属于药品说明书上的适应症,但只要符合该药物的作用机制,就可能会给患者使用。但多年来我并未接触过用药后出现吉兰-巴雷综合征的具体案例。大约在2013年,医院取消了一批神经营养类药物,神经节苷脂也在其中。在那之后,这个药就很少出现在临床了。”

  “现在三甲医院使用这个药的情况再明显减少,但据我了解,一些基层医院、甚至是有的乡镇卫生院仍然还在使用这个药。”前述神经内科主任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已被纳入重点监控药品

  1996年至今,神经节苷脂类药物在国内广泛应用于治疗中枢神经系统病变。健康时报记者查询国家药监局药审中心官方网站发现,目前神经节苷脂相关的药品批文共有40个,其中国产药品批文38个,涉及四环制药等14个生产厂家。

  健康时报记者查阅了北京四环制药有限公司等企业生产的单唾液酸四己糖神经节苷脂钠的说明,在禁忌一栏中提示吉兰-巴雷综合征患者禁用该药,同时在注意事项中指出,在国内外药品上市后监测发现可能与使用神经节苷脂产品相关的吉兰-巴雷综合征病例。

  据《国际神经病学神经外科学杂志》、《临床药物治疗杂志》等文献显示,早在上世纪70年代,神经节苷脂在意大利广泛应用于治疗周围神经病,主要不良反应有过敏反应、发热、出汗等。之后,在西班牙、意大利等许多欧洲国家陆续报道了多例外源性神经节苷脂治疗并发吉兰-巴雷综合征的病例,被定义为神经节苷脂源性吉兰-巴雷综合征,并使得该药在欧洲市场逐渐退出。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至今并未批准神经节苷脂类药物在美国上市使用。

  孙震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其实在2016年以前已经有不少病友使用神经节苷脂后患上了吉兰-巴雷综合征,但当时大家对这个疾病认知甚少,也不知道患病与用药有关联。

  2016年11月,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了《关于修订单唾液酸四己糖神经节苷脂钠注射剂说明书的公告》,在说明书中增加警示语称,发现了可能与使用神经节苷脂产品相关的多发性神经病(又称吉兰-巴雷综合征)病例。若患者在用药期间(一般在用药后5~10天内)出现持物不能、四肢无力、弛缓性瘫痪等症状,应立即就诊。

  2019年7月,国家卫健委又将神经节苷脂在内的20种化药及生物制品纳入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对纳入目录中的全部药品开展处方审核和处方点评,对用药不合理问题突出的品种,采取排名通报、限期整改、清除出本机构药品供应目录等措施,保证合理用药。

  健康时报记者发现,此前神经节苷脂曾进入了多地医保乙类目录,但2020年,北京、山东、浙江、重庆等地先后将神经节苷脂调出医保目录。

  前述神经内科主任指出,至于神经节苷脂与吉兰-巴雷综合征的关系,还需经科学的论证,才能明确两者之间的因果关系。如果确能证明神经节苷脂可诱发吉兰-巴雷综合征,则药品说明书必须进行修改,增加相关警示。不过在此之前,还是应该进一步规范该药物的使用,严格按照适应症用药,减少因超适应症用药而产生的不必要的不良反应。

  孙震告诉记者,母亲现在身边24小时离不开人,一年来只能由他和父亲轮班照顾母亲。

  “夏天的蚊子多,我眼睁睁看着蚊子停在我脸上,却没有一点办法。” 邱连侠说,“我就在想哪个人行行好,快给我治治病,治好了我这辈子也忘不了。”

  本文刊自:2021-07-13健康时报《年销售超30亿元神经节苷脂致患者瘫痪疑云》(健康时报 赵萌萌邱越 徐婷婷 寇晓雯 杨秋蓉 海报/刘陆宁)

责任编辑:李思阳

原标题:用药后瘫痪了年销售超30亿元的这款药物致患者瘫痪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