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要闻 > 正文

紫光集团破产重组,“侵吞国有资产”的帽子到底该扣给谁?

2021-12-20 10:53:39

A做生意连年亏损,眼看欠债主的钱要还不上了,到处找人周转资金。这时候B站了出来说:“欠债主的钱我想办法帮你解决,我出钱,咱们一起把生意做好”。A非但不感激反而破口大骂:“我看你是想骗我的钱”!——这种听起来匪夷所思的事情,却正在现实中上演。

紫光集团资不抵债破产重组,经过多轮合法、公开、透明的竞标,由北京智路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北京建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作为牵头方组成的智路建广联合体成为重整战略投资者。智路建广介入以后,紫光集团财产担保债权和120万元以下小额债权,将能实现全额现金清偿;普通债权中120万元以上部分提供不同清偿选择方案,清偿率预计可达到95%以上至100%。可以说是解决了紫光集团的燃眉之急。但是这时候,原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却站出来炮轰智路建广涉嫌“侵吞国有资产”。

面对这一无端指责,无论是智路建广还是吃瓜群众都非常不解:你都资不抵债了,眼看债权人都要血本无归了,我帮你度过危机反而被扣上“侵吞国有资产”的帽子?这上哪儿说理去!

当然,赵伟国虽然曾经是紫光集团的董事长,但如今他已经不能完全代表紫光集团了。因为早在今年7月份,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裁定受理紫光集团破产重整并指定紫光集团清算组担任紫光集团管理人。管理人严格依照法律规定履职尽责,依法合规开展债权申报和审查、选聘第三方专业机构开展审计评估、引进战略投资人并开展尽职调查和投资报价等工作,并最终与智路建广联合体达成合作意向。

所以在赵伟国发出不实言论后,紫光集团管理人通过官方平台第一时间驳斥了相关言论,并表示“就健坤集团和赵伟国个人散布不实信息,企图干扰并影响紫光集团司法重整工作进程,管理人坚决反对,并将采取措施依法追究相关个人和单位法律责任。”看到这里大家就明白了,赵伟国因为经营不善,早就失去了紫光集团背后的债权人的信任,其发言自然也代表不了集团意志。

如今,紫光集团的债权人关心的是如何止损,紫光集团管理人关心的是集团未来的发展,那么赵伟国在此时公开阻挠集团破产重整的进度,关心的恐怕不是国有资产处置的问题,而是关心自己在紫光集团的地位和个人利益。而说到“侵吞国有资产”,赵伟国本人也是通过背后的健坤集团对紫光集团进行投资,才坐上了董事长的位子。关于赵伟国利用职务之便骗取地方政府的投资、补贴和土地的消息也频频在坊间流传。

根据目前紫光集团的股权结构,清华控股集团持股51%,赵伟国及李禄媛(据称为赵伟国情妇,并育有一子)控股的健坤集团持股49%。由此可见,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内,赵伟国在紫光集团拥有很大的话语权。这也给赵伟国利用紫光集团“狐假虎威”,向地方政府低价拿地提供了便利条件。

比如厦门紫光科技产业园,就是赵伟国以芯片设计公司紫光展锐为招牌,让厦门政府给出低价土地,并给予数亿元的研发补贴。但拿地的公司不是紫光展锐,而是紫光科服。据企查查公开资料显示,紫光科服的股份只有15%是紫光集团的,相当于国有的清华大学只有紫光科服7.5%的股份,其他的股份透过几层壳公司最终股东是赵伟国和他的情妇李禄媛占大股,剩余少数股份由赵的代理人刘培环替赵伟国代持,这样赵伟国和李禄媛在紫光科服的实际股份比例超过90%。

赵伟国要求当时展锐管理层把厦门市政府先期支付给展讯的科技研发补贴4.5亿元全部拨给了他个人的公司紫光科服。同时政府给展锐项目配套的住宅用地不是给了展锐公司,而是又给了紫光科服。等于说厦门政府的补贴和土地出让收益既没有给展锐用来发展业务,也没有按照原来承诺吸引几千名研发人员来厦门落户,只落得一地鸡毛。4.5亿政府补贴和十几亿通过低价土地得到的房地产开发收益,全部通过向个人控股公司资产转移的形式,装进了赵伟国和李禄媛的腰包。

赵伟国用紫光科服等个人实际控股的子公司去顶着紫光集团的招牌谋取私利,基本上已经是圈内共识了,本身紫光集团背后的投资方也不再支持他。加上他经营不善导致紫光集团亏损严重,这次破产重整是挽救危机的唯一办法。而一旦智路建广参与了投资,赵伟国在管理层的地位也会边缘化,所以他才撕破脸给对方扣上了“侵吞国有资产”的帽子。

但说到侵吞国有资产,赵伟国是不是才真正是那个轻车熟路的人呢?这种事情,我觉得有关部门彻查一下紫光展锐和紫光科服的往来账目,一切自然见分晓。